疫情下的“菜篮子”

0 Comments

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,这是道岩今年春节的日常。作为盒马鲜生大湾区批发市场采购负责人,春节期间他每天在批发市场、加工工厂、线下门店间奔波,晚上两三点才收工。直到初五身体老毛病犯了,才去医院拿药。“只希望货架不空,肉菜管够!”

“你要买什么菜,我帮你买,放在你家门口自取。”在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某小区的一栋居民楼,温馨的一幕感动了很多人。经历了短暂的恐慌后,居民主动给因为疫情隔离在家的邻居买菜,给这个来自武汉的家庭鼓劲加油。

在这个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,从零售商超、农业企业、餐饮业,到每个人身边的邻居,都在想方设法,伸出援手,帮助大家稳住菜篮子。

起早摸黑忙采购不拼业绩只保货架不空

道岩感受到形势的异常,是从初一上午11点开始的,广州、深圳几个主要线下门店的出单量比预期翻了3倍。“大家都像疯了一样抢货。”道岩说,年前预判到可能会下雨,初一备货量相对较多,但门店仍被一扫而空。

“我们的货源有批发市场、蔬菜基地和供应商,平时批发市场采购的比例不到三分之一。”道岩说,但疫情之下,直接去批发市场补货是最快的。

实际上,春节期间,批发市场供应的货足够满足市民正常需求的,但是市民开始大量囤货,需求暴增,打破了市场供需平衡,市场营业档口比平时少一半,货源特别紧张,要早早去“抢货”。年初二上午七八点,道岩就已经到达深圳海吉星农批市场。边打开电脑看订单,再根据现场的供货采购。

但挑战还不仅于此,初二的订单是初一的3倍。线下门店出售的蔬菜,采购后还要到服务商进行加工和分装。过年期间,广深两地的服务商都人手紧缺,每个加工厂只剩下几名员工。为了保障供应,有的服务商最多一下招了50个临时工。

物流配送也尤为关键。道岩说,采购的蔬菜加工分装后,会集中到东莞虎门的仓库,再分发到广州、深圳的门店。为了更快补充货架,他们又增加了一条线路:不加工分装,直接由货拉拉配送到门店,而且散装的蔬菜价格更实惠。

像道岩这样的经历,省内很多零售商超采购商都有。“我们采购团购部的口号是,‘见货拿下,确保供应’。”曾诚是广东一家大型零售商的负责人。年初二起,他们采购部的人就兵分两路,到广州江南果菜批发市场和深圳海吉星农批市场。

从早上7时半到批发市场寻找货源、合计数量、缺口补充、联系车辆、搬运货物……曾诚和同事们戴着口罩,穿梭在农贸市场各个档口中,快速拿下有货的单品到指定位置。大家常常忙到晚上8时才有空吃第一顿饭,吃完又继续工作,直到凌晨3点才收工。

但劳累的日子中也有令这些采购负责人欣慰的时刻。“人手真的很紧张,往常货拉拉的员工都只负责拉货,搬货的话还要收服务费,但现在他们都不要这个服务费了,帮着我们搬货,忙前忙后的。”道岩说,还有团队的成员们,都是大年初一便返岗,“这个时候拼的不是业绩,就是希望市民来到店里,货架不空,肉菜管够”。

打折蔬菜“益街坊”餐饮企业齐售惠民蔬菜

最近,家住广州市荔湾区的李彦枝常常愁眉紧锁。受疫情影响,50多岁的她和女儿、儿子一家春节都不得不待在家里,原本的出行计划被打乱,一家人多了聚在一起吃饭的时间。李彦枝自告奋勇担起大厨角色,但是“菜篮子”的供应不足让她很是犯愁。

“儿子、女儿都在附近小区住,聚起来一起吃饭要兼顾9张嘴,其中还有3个是小孩。”她说,每天新鲜的肉类和蔬菜都是餐桌的必需品。

不过,从年初四开始,李彦枝就发现,家附近的竹溪酒家门前摆了一排摊位,服务员和厨师走出来吆喝着卖食材。

“酒楼也卖菜,还有这等怪事?”带着疑问,她走进了那家周末喝早茶的酒楼。“红萝卜3元/斤,青椒4元/斤,双汇猪手30元/斤……”不少农副产品以打折价格出售,吸引了前来采购的社区居民。除此外,该酒楼还将鸡、鹅、扣肉、猪手、花胶等新年菜式打包销售,价格低于酒楼堂食。

酒楼农副产品销售负责人说,受疫情影响,酒楼的生意大幅下滑,围餐订座退餐的也不在少数。适逢市场供应不足,因此将大部分备用食材和半成品食材以低于市面价格销售,不仅减少企业经营压力,还可以打折“益街坊”。“50元一只的鸡很受欢迎,一天就卖完了。这种模式还将持续一段时间,直至市面供应充足。”

“这个服务点子不错,价格确实比市场便宜,假期买菜有了新选择。”买了胡萝卜、洋葱、荷兰豆、辣椒等食材,李彦枝只花了12元。

在这个防控疫情的关键时期,餐饮各界纷纷出力,共同抗击疫情,赢得不少市民点赞。

广州市民吴小姐也在外卖平台上发现,离她家最近的江燕路“点都德”,可供应的蔬菜有菜心、芥菜和生菜,每份10元。“价格比较惠民,质量跟农贸市场的差不多,但供应量比较少,很快就抢光了。”这天发现有货,她还顺带买了几样熟食。“确实很方便老百姓,有名的餐饮企业,我们也信得过”。

“全部蔬菜7折到家”学生和农民给武汉快递蔬菜

“大家就好好待在家里,我们口粮送到家,大家好好吃饭好好休息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29日,珠海的绿手指份额农场在微信公众号发文称,即日起蔬菜零售业务全部打7折,直至到疫情受控制。

位于珠海平沙的绿手指份额农场是当地的一家明星企业,最初由北大毕业生邹子龙一手创办,并吸引了一批年轻大学生投身农业生产经营。

“现在是非常困难的时期。年前我们就开始大量往武汉的同行快递蔬菜,后来快递停了进不去,我也焦虑。”这几天,邹子龙在超市发现,蔬菜货架基本是空的,各地朋友也在联系他寄蔬菜,“不止是武汉,再强大的供应体系也扛不住哄抢。”

“估计各地都缺菜了,我们农场的年轻人春节一直上班不休息,订单特别多,这两天都在加班给大家发货。”邹子龙说,因为蔬菜全部是农场自己种植,价格可自定,在仔细算了人工和地租等成本后,评估销售短期内现金流可以承受,邹子龙作出了打折的决定。

邹子龙告诉记者,目前珠海和广州两个蔬菜基地加起来300多亩菜地,几万斤蔬菜会不遗余力持续供应。“打折到什么时候还不知道,起码等到疫情受控制吧。”

只是企业自发为市民输送惠民蔬菜,身边的邻居此时也纷纷伸出援手,一个个“广东好邻居”温暖着大家的心。

家住广州市番禺区东环街某小区的阳先生,一家四口目前在家自行隔离观察。但邻里间的爱心却没有被隔离。在小区业主群了解了阳先生的情况后,邻里间的流言蜚语平息了,大家自发地为这个武汉家庭鼓劲加油。“如果有什么困难,在群里说一声,大家一起度过这非常时期!”邻居们还主动提出,要帮阳先生一家买菜。

“远亲不如近邻,在保证自我防护安全的前提下,帮助这位邻居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,让他感到温暖和关心,他才会安心和配合防疫工作。否则最终受害的还是所有人。”小区业主孙先生说,邻居们已经连续两天给阳先生一家买菜了,每次都是放在电梯里,让他们自取。

在广州市江南果菜市场,自驾车前来采购蔬菜水果的广州市民文先生,已是第二次来此采购蔬菜。红萝卜、莴笋、生菜、大白菜、玉米……塞满了车子的后备箱。“一车子的菜,回到小区后,2个小时就能分完”。

原来,他跟邻居商量,由他前往批发市场为大家集中采购新鲜蔬菜。“减少邻里的老人家下楼的不便,也减少他们与外人接触的机会,降低风险,自助采购食品也能减轻商超供应压力。”文先生说,特殊时期首先要学会自助。

【记者】昌道励 欧志葵 朱伟良 董谦君 刘怀宇

【作者】 昌道励;欧志葵;朱伟良;董谦君;刘怀宇

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