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0名武汉网约车司机敢死队:经常看到殡仪馆的车到社区拉人

0 Comments

武汉组建6000人的敢死队一线支援,据透露已有一位战士牺牲。

文:顾文丽 编辑:顾文丽

来源:网约车宝典 (ID:yb_wyc)

空城下的交通停摆,「敢死队」一线驰援。

1月23日凌晨,当武汉的城市公交、地铁、轮渡、长途客运暂停营运,整个城市的运力直接停摆,为了缓解需求压力,在武汉市交通运输局的安排下,滴滴出行、首汽约车、曹操出行、T3出行等多家网约车和武汉当地出租车公司,临时组建了6000人的支援车队。

这6000名成员,个个几乎都是“敢死队员”,他们被分成了两批:一批是医疗救援,一批是社区服务。

此前,有保障车队的司机在群内聊天透露,牺牲了一个战友……

他们的工作没有平时繁杂,多的时候每天8-10单左右,差不多是平时的一半。但都面临着被感染的风险,他们都是自愿报名的,一些人起初甚至瞒着家里,用“组织任务”几个字替代过去。

这是一场可以预知结果的战役,但时间、成本,皆是未定。

记者问了这些司机为什么加入,他们的回答让人热泪:“没想太多,就是想做点自己能够做的事情”……

滴滴司机胡建斌认为自己更像后勤部队,“我们是给前线送子弹的人”。他所说的“前线”是武汉市可以收治新型冠状肺炎的定点医院,而“子弹“则是上千名医护人员。

第一天上岗,胡建斌接待了连续工作几天的护士,出于善意,他询问了一下,这是上了几天班了?年轻的护士大哭起来。

“她就说没人顶替她,防护措施也不是很好,防护服反复穿,自己很辛苦,但是看着病人也很无力。”胡建斌向Tech星球记者回忆。

第一道防线

如果医院是抗疫的攻坚之地,那么社区便是第一道防线,当私家车禁止出行后,武汉市大大小小1159个社区内,900多万居民的出行需求也同样需要保障。

社区的工作不像医院,机动性更强,情况也更复杂。

曹操出行熊飞服务过一个突发心脏病的老人。“我到她家的时候,她就扶着门口,老人脸色都变了”,熊飞向Tech星球记者描述当时的情景。

他和家属把老人一起抬到车上,开着双闪,伴随着老人的孩子一路“妈妈,你要挺住,你要挺住”的呐喊,他一路闯红灯到达了医院,“你能明显看到老人嘴唇都白了,我当时就在心底默默祈祷,一定没事儿的”。

服务社区有太多突发事件,需要司机24小时在线。不少司机遇到过已经准备休息了,却临时接到通知,社区居民有用车急需。

首汽司机童诚就遇到过产妇早产的情况。但是离产妇最近的社区医院统统变成了发热门诊,童诚必须要从蔡甸区跨到三十四公里外,位于洪山区的湖北省妇幼保健院。童诚来不及和产妇攀谈,他也没有注意产妇的情绪,心里想的便是第一时间把人送到医院。

相比于医疗救援队,他们每天中午可以从社区领到一份盒饭,但更多的时候是社区吃什么,司机吃什么。童诚也会发朋友圈调侃:今天改善一下伙食,配图是面包夹火腿肠。

但也因为在社区,他们见到了许多让人泪目的瞬间。“经常看到有殡仪馆的车到社区拉人,有人因为这个病自杀。”一位司机师傅说道。

撤退VS坚持

85后的路远扛不住了。

2月1日,他送了一个医护人员返回社区,随后该医护人员被确诊,第二天,路远就发现自己不太舒服,去社区医院检查,肺部出现阴影,他开始自我隔离。

2天后,他被确诊为普通肺炎,但迫于家人的压力,他不得不退出了战斗。

这6000人穿梭于危险中,随时都可能被感染。因为在理论上讲,每个人都可能是疑似。

司机韩坤曾经也感到害怕,他本来以为15天就结束了,可到了封城的第17天,依然没结束,甚至,还迎来了爆发期。

他是瞒着家里出来的,只告诉妻子是“组织任务”,但后来媒体开始宣传,妻子还是发现了,还在读小学的儿子认为,爸爸是他的骄傲。

没有一个冬天不会过去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,如今,疫情终于开始逐步收尾,但为此而努力奋战的英雄们的故事,值得永传。

END